您现在的位置:湖北省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 >> 党群之窗 >> 职工风采

一个德国骨科医生的一天

德国医院学习见闻浅谈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27日 点击数:

经湖北省卫计委考试选拔,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选派,我参加了由国际应急管理学会医学专业委员会组织的2014年第三期专科医生赴德国进修项目,在比勒菲尔德基督教医院(Evangelisches Krankenhaus Bielefeld)学习。时间已经过去2个月,我将自己的学习体会做一下小结,和大家一同分享。

比勒菲尔德基督教医院位于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Nordrhein-Westfalen)的比勒菲尔德市(Bielefeld)。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常被人简称为北威州,该州人口超过1800万,是德国人口最多的州,也是德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比勒菲尔德于1214年由Ravensberg伯爵Hermann四世创建,以守卫穿过Teutobueg森林的道路。Sparrenburg城堡是比勒菲尔德最著名的地标,它在Ludwig von Ravensberg伯爵统治下建造于1240-1250年,比勒菲尔德基督教医院紧邻Sparrenburg古堡,依山而建,历史悠久,风景独好。

该院是北威州基督教医院协会成员,也是明斯特医学院实习医院,有4100多名医务人员,2个院区,1500张床位。设有麻醉科、骨科、胸外科、妇科、内科、五官科、腹腔中心、乳腺治疗中心、儿科中心、癫痫病治疗中心、泌尿中心、呼吸科中心、神经科中心、前列腺中心、产科中心、外科中心、肿瘤中心、创伤中心、康复中心等30个科室和治疗中心,其中癫痫治疗中心在欧洲居于领先水平。

该院骨科有三个病区,能开展脊柱外科、关节外科、创伤外科手术。骨科由Dr. med. T. Vordemvenne 博士领导,他是科室主任,也是我的导师。Vordemvenne博士曾在明斯特医学院工作多年,现任比勒菲尔德基督教医院骨科主任,擅长脊柱外科,开展颈椎前、后路减压融合内固定术,胸腔镜下小切口前路椎体融合内固定等手术。Vordemvenne博士待人友善,风度翩翩,深受科室同事的尊重和喜爱。

报到的第一天,在Vordemvenne博士的办公室里,我向他介绍了一下我的基本情况和国内的医院情况,他很满意我的英语。对于我的学习安排,他对我强调说“学习中有任何问题,千万不要犹豫,随时提问。”不懂就问,坦诚交流,这个原则后来贯穿学习始终。在跟随Vordemvenne博士的日子里,每一天都有收获。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德国骨科医生的一天是如何度过。

每天早上7点半,科室里有个交班会,会将夜班收的新病人进行讨论。医院里有非常好的数字化工作平台,医生能在任何一台联网的电脑上调取病人的资料,而且数据读取速度非常快。交班的地点在咖啡厅旁边的一个会议室,在一个大投影屏幕上,值夜班的住院医师将每一个新病人的X线、CT等影像资料调取出来,介绍病情、诊疗计划,上级医生会不停提问,并提出方案,讨论很具体,不是流于形式,而是很认真的制定治疗方案。每个住院医师都很认真的发言,倾听,并做好记录。交班完后,Vordemvenne博士会带领主治医师去重症监护室(ICU)看危重病人,而住院医师去普通病区查房。

ICU里,由主任带着主治医师团队,与ICU的医师一起查房。一般ICU里都有一个骨科住院医师轮转,在德国的骨科医师培养计划里,ICU和急诊科是必须要轮转的科室,这个ICU里上班的骨科医师,会和骨科的同事们很认真的交代病情,因为他既是骨科医师,又在ICU工作,所以对每一个重症患者的情况,都能从骨科的角度,抓到重点。经过每天早上的ICU查房,每一个危重患者的情况,整个科室的主治医师们都心中有数,从而保证危重患者得到足够的重视和优先处理。

忙完查房,就该进手术室了,一般8点半之前,第一台手术会准时开始。手术室里完全实现了数字化,每个手术间有23台电脑,能快速调取所需的一切资料。关节置换的患者,在墙上的显示器上,可调出数字化术前计划,假体型号、大小等在术前均已通过电脑上的术前模版确定了,这就大大节省了手术时间。医院有一套非常好的数字化工作平台,能极大的提高工作效率。

病人在手术间旁边的麻醉间进行麻醉,与此同时,上台的洗手护士已经洗手穿衣、摆好器械。等病人麻醉好后推进手术间时,洗手护士开始消毒,这时手术医师刚好进手术室,等手术者洗手穿衣后,正好和洗手护士一起铺巾。随后手术正式开始。整个准备过程衔接的非常好,看似巧合,其实是长期不断改进的结果,每个人都遵守制度又不断改进制度,就能不断提高。德国的医院非常注重团队精神,手术通知单上都是写的某个医生的团队来手术。这个团队里有主刀医师、助手、麻醉医师、洗手护士、巡回护士,每个人都主动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都是按照流程来做,每个人非常清楚自己的位置,既不越界,也不会不知所措。如果需要透视,所有的团队成员全部穿上铅衣,一起上阵,体现了极高的团队精神和职业素养。

巡回护士在手术室除了递送物品,同时负责透视机的操作,他们没有专门的透视师,所有透视工作全部由巡回护士完成,这就不需要等专门的透视人员,节省时间。同时,每个人对透视的机器非常熟悉,能快速准备投入使用。德国的洗手护士,非常值得尊重,她们是手术的参与者,扮演的是一个助手和器械师的角色。德国没有专门的器械师,由专科护士完成所有的特殊器械组装、传递工作。比如一个髋关节置换,洗手护士在术前就看了电脑上的术前计划模版,对要准备的假体型号心中有数。手术中,对整个过程非常熟悉,知道每一步需要什么工具,全部都提前组装准备好,不需要主刀医师去提醒,她会主动递过去,这就极大提高了手术速度。德国的洗手护手,是和医生一样分级别的,高难度的手术,一定是年长、经验丰富的护士上台。护士在手术中扮演的是一个足球队里中场的角色,是进攻的组织者,为前锋输送着炮弹,牢牢控制着场上的节奏。她们像医生一样学习,看骨科专业书籍,观看骨科医师手术,敬业、专业的手术室护士,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德国的麻醉,绝大部分都是全麻,极少碰到腰麻。手术时间超过半小时都会采取保暖措施。一般每个手术间有两名麻醉师,同时有个高年资的主任在各个手术间巡视,作为机动力量。麻醉师会根据医生的要求,控制好血压,比如做肩关节镜时,需要控制血压,减少出血,保持视野清晰,麻醉师就会把血压降下来。麻醉师作为手术团队的重要成员,扮演着球场上“后卫”的角色,为整个团队提供安全的大后方。由于德国社会结构趋向老年化,有大量的高龄患者,大多伴随着很多内科病,所以对麻醉科来说是个挑战,但由于麻醉科术前准备充分,术后ICU保障得力,大量高龄患者都能顺利度过围手术期,得到很好的治疗效果。德国麻醉科和ICU在高龄高危患者围手术期治疗方面,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

麻醉医师是后卫,手术室护士是中场,那前锋的工作就由手术医师们来完成。他们是非常职业化的队伍,每个医生都需要对所开展的手术进行认证,认证由管理层来组织,通过认证才能有资格做某种手术。一个骨科医生的成长,要经过8年左右的时间,此外还要坚持大量的学习,才能在主治医师的岗位上有所作为。在德国,一般做到主治医师就到头了,再往上就是科室主任,一般就一个,科室主任有着绝对权威,他们是技术上的领军人物。德国社会给了医生这个阶层很高的社会地位、职业荣誉感、稳定收入,让他们愿意为医学奉献青春。我所认识的每个医师,都是很敬业的,他们对病人非常热情,对事业非常热爱。

术后病人情况稳定的去普通病房,病情复杂的去ICU度过围手术期。普通病房里有专门的康复医师来制定康复计划,帮助病人进行术后康复锻炼。

所有手术一般下午三点前都能结束。下午三点半会有一个交班会,把白班新收病人、昨天术后复查病人、明天手术病人进行讨论总结。4点钟就能换班了。上夜班的医师过来接班,上白班的医师可以回去休息了。第二天的交班在早上7点半。每个周三上午有个病区大查房,主任看所有病人。周六、周日不交班。科室有轮休制度,住院医师和主治医师都是轮流休息,一般10天左右,这就保证了不会因长期工作产生疲劳、厌烦等情绪,到了假期,都是去旅游,在旅途中得到全身心的放松和恢复,回来后又能继续高效率的工作。

这就是一个德国骨科医生的一天,充实而快乐。(骨科 王华)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