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湖北省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 >> 护理园地 >> 护士风采

活着之上,就是生活

记我的急诊

作者:姜盼盼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3日 点击数:

活着就是最初不得不来到这个世界到最后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或长或短,人们却终其一生来阐述这个词并把它演绎成生活。活着之上,便是生活。活着是大雁的姿态,而生活是辽阔的天空,天空在大雁的翅上,舞动的翅膀把那份原有的湛蓝抖动的更加清明。

余华说:“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情而活着”。然而我却觉得毫无道理,可能在人没有憧憬与梦想的时候只是行尸走肉般的得过且过,倘若心中有了那份执念,活着也仅仅只是成为了一个人实现自身价值的前提条件。屈原抱石葬江、李白痴醉溺水、海子卧轨自杀、顾城杀妻自尽,一个个都是怀才不遇,或许大展鸿鹄之志比活着更加的大快人心。摒除活着本身,或许我们更应该追求活着之上的生活,那里有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人情冷暖和理想抱负

急与时间赛跑,救与死神博弈。在争分夺秒中挽救生命,所以在急诊,更多的人是为了活着而来到这里。急诊是一个风云际会的大舞台,每天在这里上演了太多的悲欢离合、人情冷暖。生活不易,只望相互扶持且行且珍惜。病痛的天空已然是乌云密布,请从乌云的间隙投射出一束阳光,然后以星星之火燎原整片天空。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这样写王天琪老师,就算在一次抢救中浑身沾满鲜血,她依旧会在事情完成后重换一身衣服再次淡定从容的投入到工作中。这让我想起第一次和她一起抢救病人后我惊魂未定,她笑着问我怕不怕,我心有余悸的说当然怕的那一副怂样。所以在我的心中,我觉得她像极了冬天里的腊梅,素裹上风雪她就是一个在冰天雪地里闪烁舞动的精灵;抖落掉风霜,她那娇艳欲滴的火红更加让人怦然心动。总觉得急诊的老师都活得像个“汉子”,然而哪个女生心中没有一个公主梦。梦想着可以戴着受世人瞩目的王冠;可以每天穿一件轻盈飘逸的美裙;也可以拥有一双独一无二的水晶鞋;然后还有一个没有理由的心疼和不设前提的宽容并不顾世俗的宠爱你的人。可是这些对于我们这些“汉子”来说,仅仅只是海市蜃楼般可望而不可及。

别看急诊的老师一个个花样年华,可随便拎出来一个都可以独当一面。半夜三更,风雨交加,长途出诊也无半点怨言;抢救室内,忙而不乱,绷紧神经与死神博弈;EICU,彻夜不眠,仔细观察患者病情变化;观察室内,井然有序,及时为患者提供治疗。仿佛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云淡风轻,可谁也不知道你的牙咬得多紧;每个人走路都带着风,可谁也不知道你的膝盖有多痛。谁都想着每日清晨,只需静静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聆听窗外如洗的鸟声,沐浴着不远万里来拥抱你的阳光,那该是一个多么安适而又快乐的苏醒。而我们的日常却是完全避开太阳东升西落的温暖,只在月亮的朝降晚升中做一个孤独患者。或许在别人看来毫不费力的背后我们只是默默的加倍努力强大自己。

急诊的张希洲主任,早有耳闻,刚来的时候特别怕他的火爆脾气。可能知之甚少的人会觉得这原本就应该是大人物的气场,扬名之后的心高气傲总是不自觉地让人居高临下的俯视众生,可这终究只是不知者的自以为是。每次抢救病人,张主任基本靠吼,或许他是已经习惯这种表达方式,但我更觉得他是因为心系患者才会这样,只不过他表现的比较外在。试问一个与你毫无干系的人会因为你的事暴跳如雷吗?还记得有一次大半夜出诊,一位女医生从三楼跑下来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却都没有拍一下继续跑向救护车;有一次正好中午去枝江接病人,同去几人都没有吃饭,王老师就一个人弄了一碗面在救护车上一边赶路一边吃,还记得当时从车窗外接过这一碗面我的眼睛都要湿润了,可终究压抑住内心的翻腾忍受着救护车上的味道狼吞虎咽的吃完。

真的,倘若单单看活着本身,我们实在是活得狼狈不堪。在某种意义上,我觉得我们都像是一把把正在铸造的剑,滚烫,殷红,懵懂降世,在铸模中火花四溅。若想变得锋利无比,所向披靡,就必须要通过残酷的猛然淬火。在那一瞬间青烟四起,嗤嗤作响的时候想必是痛的昏天黑地,但却是脱胎换骨的必要过程。这就是蜕变所要承受的滋味,或许我们都只是平凡的活着,但当我们苦苦修炼的锋利剑刃为患者斩杀病魔时那种心情就好像破茧成蝴蝶、凤凰涅槃的欣喜与美好。无疑这就是我们存活的意义,活着之上,救死扶伤。

人要么一生碌碌无为的庸俗,要么一生惊涛骇浪的清高。为医者无疑都是清高的一类,用自己流年易逝的韶华为病患的天空净化除尘,使其更加的清明亮丽。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