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湖北省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 >> 护理园地 >> 护士风采

这么快、那么慢

作者:姜盼盼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13日 点击数:

常常喟叹夷陵之奇,明明是一座城,却因一汪江水隔出了两番光景。在这里,快与慢、荣与枯也就相隔几百米的距离,本应“并驾齐驱”的两岸,现在倒好,一岸喧似车水马龙的明快节奏,一岸僻似世外桃源的悠慢意境,南北两岸,一动一静,就这样面面相觑着,就好像相斥的两个负电,永远都保持着绝对距离。

可是似乎两岸又相处得很好,尽管都是极力粉饰彰显自己的魅力,让彼此之间看起来会那么的不一样,但却遥相观望,互不打扰着,努力秉承着自己的追求去创造快的成绩和慢的美丽。

关于工作:远方与诗的邂逅。

在北岸,只有远方,梦想的远方。北岸的城啊,灯红酒绿;北岸的路啊,车水马龙;北岸的人啊,行色匆匆。在三甲复评的那些日子里,被繁重的工作牢拷的身体、被圈养在北岸的灵魂,甚至都没有时间隔江憧憬一下南岸的散漫,便淹没在了早起的晨雾中、凌晨的萧瑟秋风中和满满的案牍琐碎中。那时候真真的是时光飞逝,上班的短短几个小时完全不够用,往往只能通过加班来查漏补缺、缝补填充。还记得那时办公室窗外的麻将声给我的陪伴,听着响起又听着结束,恍然已至凌晨。那时候规律的两点一线的生活,仿佛除了工作真的就一无所有了,成为那段时间的主旋律,而“快”是跟随着“忙”衍生出来的产物,却又是自始至终充斥在三甲复评期间的主要情感组成因素。飞快的时间,跌跌撞撞的从心头浮光掠影一闪而过,有些沉重的岁月便坠落在了厚厚实实的笔记本上,翻看那时的心境,跌宕起伏,大多却是向往南岸的故事。

在南岸,还有诗,涤荡心灵的诗。挥汗登顶之后会发现,哦,原来爬上了磨基山的酸痛感和一天十几个小时对着电脑而产生的僵直感是不一样的;原来高楼上的视野只是迷惘的远方而山顶上面的远方却是辽阔的画卷;原来我也是可以花上一整个下午的时间“醉生梦死”在这里,无需劈柴喂马,只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现在终于可以像品诗一样放慢生活的脚步,慢慢的、慢慢的看着阳台上的阳光来过又走过,看着长江里的水缓缓流过,留意一下每位路人脸上的天气,与亲近的人寒暄一下近况,心平气和的和每一个人交谈,一心一意的做一件事情,细嚼慢咽的吃上一顿饭。可奇怪的是午夜梦回的时候,细梳情节,大多却是有关北岸的梦境。

生活在北岸,我们总是被生活的压力无情的追赶匆匆忙忙,总是好想逃离到南岸;散漫在南岸,看着北岸辽阔的岸线,现代化的城市建设群就好像婀娜多姿的美人,总会有人忍不住前赴后继的投入她的怀抱。就这样,在浮躁中回归,沉淀初心;在沉淀中寻求突破,追求战绩。于是乎人就在活着的时候就是有意无意的平衡着快与慢的一个旅程。

关于亲情:胖与瘦的斗争。

人啊,一旦留恋上了远方、沾染上了风尘,就再也回不去那个勇敢简单,温暖悠慢的曾经啦!

常常听到这样的声音:真的希望孩子可以慢些成长,就算给我添麻烦也不要紧;也常常听到小孩子抱怨:希望可以快些长大,这样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啦。在快与慢、长与幼中总会有一些欲求不满。

而似乎人到中年以后,沾染了凡尘,踏遍了远方,心也随之辽阔了起来。岁月的长河好像流淌的越来越宽啦,但速度却越来越快啦!犹记得小时候,只要是冬天到了,吃上了第一顿外婆做的炭烧锅,仿佛就是过年的信号啦。于是乎每天掰着手指头数着爸爸妈妈回来过年的时间,觉得时间就是在我们一分一秒的监督下不情不愿的前进着。而爸妈每次回家都感叹时光飞逝。以前老是不解风情的反驳,长大以后,好像似乎可以理解这些道听途说的感受啦。现在每年过年回家看望外婆,外婆总是说时间过得太慢啦,这一年的时间我把你们的小时候已经回放了好几遍了,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我想,可能是被留在原地的人,因为多了一份被动、期待与念想,时间被他们一分一秒的拿来想念,也就人盼瘦啦,时间等胖了。

关于友情:红与绿的碰撞。

大学里的情谊,也是讲究门当户对的,相同的爱好,相同的频率似乎更容易腻在一起。尽管真的是光阴如箭一闪即逝,但“臭味相投”的我们倒也是冷落了岁月好久,手握大把时光,鲜衣怒马少年时尽管疯疯癫癫的挥洒过。就像大红配大绿,顿生喜感,红也豁出去了,绿也豁出去了。只是那些不期而遇的温暖仅仅存在在南岸的无关世俗里,到了北岸就像是被浪拍上岸的鱼,不堪一击。毕业以后,我们都慢慢的往北岸走来,朝着不同的方向,依旧向前走着,终于也就天南海北了。于是在南岸翘首北岸的日子就这样悄然而至了,在北岸向往南岸的日子毫无防备的就开始了。

快与慢是彼此的影子,永远相互追随与追赶,像在进行一场永不停止的接力,一直到彼岸花落,再到彼岸花开。如夷陵的南北两岸,一岸喧似车水马龙的明快节奏,一岸僻似世外桃源的悠慢意境,却把人情世故、梦想生活调剂的刚刚好。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